HOME 东京及周边地区 东京 池袋 火灾、地震、还有大量的烟雾~“池袋防灾馆”的体验
火灾、地震、还有大量的烟雾~“池袋防灾馆”的体验

火灾、地震、还有大量的烟雾~“池袋防灾馆”的体验

公开日: 2018-05-21
更新日: 2018-05-20

在离池袋大都会广场不远的大楼,在4楼下了电梯我马上就察觉到了,这个设施“池袋防灾馆(池袋都民防灾教育中心)”之所以存在的重要背景因素。在画有消防车和大象的吉祥物的照片展示区旁,陈列着地震震级达到7.0级的熊本地震的照片展示板,这是在2016年发生的大地震,不仅是建筑物和道路受到毁坏,连熊本城也崩塌受损。
2小时的“防灾体验行程”要开始了!

从晃动开始…

从晃动开始…

指导员广田女士在一张大餐桌前对我们说:“现在开始我们要进行的是,体验给日本带来前所未有的灾害的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时的晃动”。东日本大地震是全世界5大地震之一…我不禁感到全身僵硬,与陪我一起来的日本朋友KEI面面相觑。在地震形成机制的说明结束后,终于体验就要开始了。
“开始晃动后,就马上躲到桌子底下,并紧紧地握住桌腿”。围绕在桌子周围的屏幕开始放映影像,在简短的地震灾害说明后,突然间从右脚下传来了强烈的冲击力。

结束于晃动…

结束于晃动…

“地震来了!”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躲进了桌子底下,并抓住了椅垫。在第一次晃动的2-3秒后,突然一阵强烈的摇晃袭击而来。但是,我了解这只不过是模拟体验,所以并不觉得非常不安,就和乘坐过山车的时候一样,虽然会因为恐惧而感到紧张,但是不知不觉地露出笑容。

但是,我错了。就在我认为体验已经结束了的时候,整个桌子晃动起来,至今从未经验过的巨大震动袭击而来,由于受到惊讶和震撼,我发出了惊叫声,KEI也和我一样。这是即使连日本人的她也完全不曾经验过的强烈晃动。
和体验开始的时候一样,晃动突然停止了,然后影像从地震变为毁灭性的海啸的画面。

我的心跳加速,无法马上平息下来。广田女士对我们强调:“巨大强烈的地震会突然来袭,因此,即使是非常轻微,只要感到余震最好马上躲到桌子底下才安心”。我已经完全没有想要小看地震的想法了。

“着火了!”日本的灭火体验

“着火了!”日本的灭火体验

接下来是灭火体验。体验时使用装水的灭火器,对着放映火灾影像的屏幕喷水灭火。灭火极为顺利,不过第一次体验时却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,那就是对着周围呼喊“着火了!”

地震体验虽然也是很认真的体验,不过也如游乐项目般令人感到趣味无穷,与此相比,灭火则是可以令人做得很起劲的体验。我大叫“着火了!”并同时迅速灭火,在拼命地完成这一连串动作后,结果我比KEI更快地将火扑灭了。
我们听取了日本火灾发生的主要原因的说明,据说因食用油起火、香烟的火处理不当、还有在不易被发觉处的电线起火特别容易引起火灾。

黑暗、烟臭味、令人不舒服的地方

黑暗、烟臭味、令人不舒服的地方

接下来是体验和火灾时的火焰一样危险的烟雾,广田女士对我们说:“听到火灾的广播后就马上用手帕掩住鼻子和嘴巴,将身体的姿势尽可能放低地逃离出去。”

终于进入如充满烟雾的迷路般的黑暗室内并向前进,窗外亮着模仿火灾的红色火光。四周围几乎看不到东西,虽然以手帕掩住了鼻子,呛鼻的烟臭味依然袭击而来,令人感到可怕。可能由于我的腿比较长,所以很幸运地能过以惊人的速度走出了烟雾的迷路,虽然带着咳嗽并且上气不接下气,不过总算打开了逃往安全世界的门扉。

学习是一种快乐!

学习是一种快乐!

其实,我并没有想到这次能有如此令人深感兴趣的体验。提到防灾训练,一般会让人感觉到很无趣的印象,但是在这里却可以非常愉快地学习防灾这一重大的课题。每一项体验都是以考虑到安全性的方法来进行,不过也令人觉得好像实际发生般,非常具有真实感。地震和火灾的时候,必须懂得如何从该现场逃生的方法的同时,也必须充分拥有关于这些灾害发生的背景因素的知识——坦率直爽且精力充沛的指导员广田女士让我们察觉到了这一点。

请您也来亲自体验

请您也来亲自体验

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发生时,我不在日本。我所经验过的最大震度是4級,因此,我无法得知大地震发生时应该采取什么行动等的知识,这让我感到不安。对事情的无知是感到不安的一大要因,不过,防灾馆是可以同时消除我们对灾害的无知和误解这两方面的设施。请務必亲身体验一次,别犹豫!

<池袋防灾馆>
・ 体验费…免费
・ 语言…导览时使用日语。说明用影片和手册备有多国语言
・ 一般行程…2小时(如果事先提出申请,可以增加救命术训练项目)
・ 精简行程…仅地震体验和防灾影片观赏。每日11:10起实施
・ 必须事先预约。请参阅本馆网站(日语、英语)

  • Ikebukuro Life Safety Learning Center
    池袋都民防災教育センター(池袋防災館)
    • 地址 2 Chome-37-8 Nishiikebukuro Toshima-ku, Tōkyō-to 171-0021

Written by:

Pamela Drobig

Pamela Drobig

我从德国柏林的大学的日本学科毕业,于2014年再回到日本生活。我对日英翻译、当代文化社会问题以及日本的历史民俗非常感兴趣。

※文章公开时的信息
※上述菜单内容或者价格可能会有变动
※除了特别标注的价格外, 其余都是含税价格

分享

搜索